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趣胜亚洲娱乐 >

内地四大名导谁的脾气最大?

2018-08-01 来源:未知 编辑:吴博士

原标题:内地四大名导谁的脾气最大?

冯小刚在《唐山大地震》上映时曾说,“中国电影没有大师,谁也别装老大”,虽然冯导谦虚,但架不住业界和观众的拥戴,百度搜索普遍默认中国三大导演是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关于人选几乎没有争议,倒是论述《中国三大导演跌落神坛》的文章不少。

除这三位约定俗成代表中国电影的导演外,接下来就排到姜文了,姜文也是三大导的有力竞争者,无奈产量太低,又没法孤篇盖全唐,暂被当作散仙存在,但胜在口碑极好,张艺谋认为姜文将是中国最优秀的导演,冯小刚曾说姜文是自己过去现在和将来最喜欢的中国导演。

张陈姜冯性格各异,张艺谋冷漠,陈凯歌温柔,姜文散漫,冯小刚暴烈,遇到反对意见时他们的态度基本随着性格走,按反弹强度由弱到强依次排名,陈凯歌积极接受,张艺谋消极接受,姜文消极抵抗,冯小刚积极抵抗。

冯导最近风头正健,《手机》剧组一波未平一波起,先说他的积极抵抗。冯导的反弹程度之剧烈、遣词造句之奔放,国内导演无人能及,比如在上一届上海电影节的金爵论坛上,冯导就曾发表好词好句如下,“中国有那么多垃圾电影,是因为有太多垃圾观众”。

大家应该都有白天和人吵完架,晚上躺床上反思自己没发挥好的经历,总会懊悔当时情绪失控了,失态了,献丑了,没能展现出妙语连珠四两拨千斤的状态,冯导也总这样,骂完人后越想越气,2013年《私人订制》上映时口碑破产,冯导发完一条气急败坏痛骂影评人的微博后惊觉有失身分,随后微博六连发找补,从从业者的角度感叹曲高和寡强装嬉笑怒骂,发完后精神状态明显好转,以“观众热衷爆米花喜剧我理解,但我无心伺候”潇洒收尾,重拾位列仙班的淡然。

细心的朋友早发现了冯导每有作品上映总伴随着高谈阔论,《唐山大地震》时对喷孙海英,《1942》时批评观众只会看低俗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时给王健林写公开信,《芳华》时炮轰国内偶像演员缺乏男子气概,精彩不停。

也不能说冯导故意炒作,有很多次都是别人起头挑逗他,但能看出冯导乐在其中。早前罗永浩临近新品发布时密集发微博,称“宣传期打扰大家了,将来公司市场预算充足时,我会关掉微博”,冯导也承担着类似功能,凭他一人在社交媒体上四处开炮汇集的热度足以节约几千万的营销费用。

看客乐于见冯导搅动一池春水,他也发自内心的喜爱出演这类直言不讳的大佬形象,说到底,冯导的积极抵抗是市场需求和内心呼唤不谋而合的产物。

姜文的《邪不压正》还在映,再说姜文的消极抵抗。

姜文太厉害了,全中国再找不出第二个导演能把观众调教的这么乖巧,如果有观众觉得姜文电影不咋好看,第一反应肯定是自我批判,反思是不是理解能力有缺知识储备不够,没能跟上姜文的节奏。

一群观众猫在网上闷声不响,静观风向,看看别人都是什么感受,一旦有刺头跳出来领队,立刻能带动一大波人敢理直气壮的说不喜欢,于是《邪不压正》的豆瓣评分从8.2分急速跳水至7.1分,场子都快镇不住了。

影评人特爱用姜文旧作来辅助解读《邪不压正》的创作思路,给普通观众的感觉就是没完整看过姜文的作品就没资格窥见《邪不压正》的玄机,观众很着急,好想走进姜文的心,看看那里的空气是否充满宁静,于是充满宁静的旧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和《一步之遥》随着《邪不压正》一起被翻上豆瓣热搜榜,足见观众有多想读懂姜文。

读不懂姜文没关系,刨根问底是大忌,刨的姜文不舒服了,他就会开始消极抵抗。

消极抵抗比较柔和,不像冯小刚跳起来就是恶语相向,姜文通常会伪装成很有交流欲望的模样,再用颇具攻击性和压迫感的否定、反问、插科打诨、指东打西等技巧搞得提问者很被动。这点冯小刚都有体会,他在自传《我把青春献给你》中写过,“我非常怵和姜文聊天,觉得跟他说话特别费劲,掌握不了话语权,谈话显得非常被动。”

《南都娱乐周刊》曾发过一篇题为《如何正确的采访姜文》的文章以梳理姜文的对话模式,文章大量引用2014年凤凰网在戛纳电影节专访姜文的内容,在那次专访中姜文杠的脑花飞溅,比如记者提问姜文为何偏爱年代戏,得到如下回答,

“没有现在,拍完就变成过去了,你刚才问完这话也变成过去了知道吗,我是处于这样一个哲学观的人,如果你认为有现代片,那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妄想,是哲学的不正确”。这天没法聊了。姜文也确实没打算好好聊。

这就是姜文的消极抵抗,明面上是沟通和发散,字里行间都是锋芒,一旦姜文开始抗拒这场对谈,立刻就能把话题带入哲学范畴,潜台词即为“注意,我已经在用哲学视角解答您的问题了,请您跟上我的节奏”。

张艺谋导演新作《影》定档9月30号,虽然《长城》自砸招牌,但他这招牌经过二十几年锤炼已有金石之坚,不来一套《小时代》肯定砸不穿。对于批评,张艺谋的接受度比冯小刚和姜文更高一些。

与张艺谋同等地位的导演差不多都从心所欲不逾矩了,比如冯小刚直言观众垃圾、姜文认为看不懂《太阳照常升起》可耻,但张艺谋在面对质疑声音时最常见的态度是躲避,这和他成长经历有关系。

冯小刚姜文是大院子弟,他们在集体中成长,受集体庇佑,他们身处的集体在历次运动中都扮演着弄潮儿,主动出击冲锋陷阵,而张艺谋祖上是临潼大户,爷爷是燕京大学毕业生,父亲是毕业于黄埔军校的国民党员,张艺谋成分不佳,他的家庭是历史反革命加现行反革命,从来都是集体排挤和打击的对象。

在咸阳市棉纺八厂当工人时,全车间800多人,只有张艺谋永远被排除在集体活动之外。上大学时,学校里常张贴着声讨张艺谋的大字报,他是“一个随时可能被踢出去的人”。张艺谋曾说:“我进工厂算特招,进工艺室算借调,上大学是破格,我好像从来都是一个编外的身份,一个不那么理直气壮的角色。除了我的家庭背景之外,这也是我压抑的原因。”

张艺谋在历次运动中受集体排挤遗留下来对集体本能的抗拒,遭遇质疑鼎沸时第一反应是疏远和自省,直至今日他仍拒绝回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在他看来这场反响不错的表演其实是搞砸了,包括流量明星拼盘电影《长城》遭到一致差评,张艺谋诚恳致歉,“《长城》怪我,你让人家来的,但没戏可演”。

张艺谋不像姜文冯小刚直言不讳,甚至在表达不满时他都是用抱怨的语气,国内观众对国产电影和国外电影使用双重标准让他耿耿于怀,观众常从梦想、童贞的角度解读国外电影,但对国产电影却以严苛、审判的眼光看待。

张艺谋曾说,“说到底,我们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艺术家,不爱惜自己的创作。我就开玩笑说,如果《聂隐娘》是我拍的,早就被骂死了”。偶尔抱怨一句还得声明是玩笑话,当年那段陷入人民战争汪洋大海的经历着实给张艺谋留下不小的童年阴影。

所以说张艺谋所持消极接受的态度,他有一套牢固的判断思路,但他不愿多做表达和纠缠,他不是真正的认怂,他的怂只是他的保护色,只是一种保持高度戒备的生存策略。

相比前面三位导演,陈凯歌从善如流,他的父亲陈怀皑是中国第三代导演,常与北影厂四大帅之一的崔嵬合拍电影。五六十年代北影厂的电影人多来自延安,深受苏联创作风向影响,偏好史诗和中国式传奇话本,陈凯歌耳濡目染青出于蓝,成就甚于其父。

姜文助理李孟元曾说姜文在片场事无巨细都要管,姜文回答是,“艺术创作不是政治,不能搞分权投票,一定要集权”,但陈凯歌当初拍《霸王别姬》连男主角都是投票选举的,他希望尊龙出演程蝶衣,但顾长卫、芦苇、张进战、经陶一致认为张国荣更适合,投票表决四比一选定张国荣。

陈凯歌一直有种温和的君子气质,《无极》口碑不佳,他坦言自己过于野心勃勃,《道士下山》被吐槽比《无极》还次,他回应,“无论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批评,我照单全收。恶意批评是生态环境所致,而善意的批评一直鞭策我督促我做好电影”,冯小刚碰到这些批评那少说得发十条微博才能睡踏实,不然夜里定有一口气梗在心头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陈凯歌愿意解释自己电影中的用意,《妖猫传》上映后他曾接受时光网专访详解片中疑点,这在很多导演看来是很掉价的事。比如姜文从不解释,在他看来一切解读都是过度解读,记者曾问姜文对网上流传甚广的几篇《一步之遥》解析如何看,姜文瞄了两眼佯装吃惊,“他们看电影都是带纸笔的吗,难怪看不懂啊。”

《道士下山》遭质疑时,陈凯歌真的想用诚恳的态度和观众、媒体交流,郑州场路演他坦言,“很多网友吐槽画外音,第一认为有说教意味,第二认为有的段落不必要,这两点建议我都同意”,然后展开细说电影的表现手法和所想所思。

大导演也需要群众基础,毕竟票房还是得靠观众一张一张撑起来,但也得保持距离感,像陈凯歌有点过于亲民了,经过他的耐心解释和诚恳致歉,不少人萌生出我也能指点陈凯歌的错觉,队伍就不好带了,以后上新电影容易被各路野生大师批评。但也得把握好尺度,像冯小刚的群众基础太差了,稍有风吹草动就是墙倒众人推。最好的状态莫过于张艺谋这样,与人群若即若离,既能享受人间香火,又不会因频繁下凡破坏神秘感。

文|阿翁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