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gowin趣胜亚洲官网 >

熊罢敌_熊罢敌简介 - 讲历史

2017-07-14 来源:未知 编辑:the weeknd

人物生平

魏安釐王二十年(公元前260年),秦军在长平之战中大败赵军,坑杀赵军四十多万人。魏安釐王二十三年(公元前257年),秦军包围赵国都城邯郸(今河北邯郸)。赵国向魏国请求援救,魏安釐王派将领晋鄙率军十万前往救赵。由于魏安釐王惧怕秦国的威势,便让行进到赵、魏两国交界地荡阴(一作邺地)的晋鄙部队停止进军,留在荡阴扎营驻守,名义上是救赵国,实际上是采取两面倒的策略来观望形势的发展。 与此同时,魏安釐王派新垣衍乘机会由小路进入邯郸城,通过赵孝成王叔父平原君赵胜的关系,对赵孝成王说:“秦昭襄王所以要急着包围赵国首都的原因,是因为从前同齐湣王争强称帝(一称西帝,一称东帝),后来齐湣王取消帝号,秦昭襄王也跟着取消帝号。现在齐国的国势已大不如从前,比起齐湣王时代,要衰弱很多。而如今,惟独剩下一个秦昭襄王独统天下,此次秦军东来,未必就是贪取邯郸城,他的真实意图是想恢复往日的帝号。倘若赵王真能派遣使者前往秦国,拥戴秦昭襄王称帝的话,秦昭襄王必定会感到高兴,那么他就会下令撤围而去。”赵胜听后,认为此事事关重大,迟疑考虑,未能立即作决定。

当时鲁仲连恰巧游历到赵国,正好遇到秦军包围赵都,听说魏安釐王派来新垣衍怂恿赵孝成王拥秦为帝,鲁仲连认为这样很不妥当,于是就去拜见赵胜,问他说:“事情打算怎样决定?”赵胜回答说:“我赵胜怎么还敢持论国事!前一阵子,四十万大军全都阵亡于外,如今秦军包围邯郸城而不去。承魏王派来的客将新垣衍,要让赵王拥秦为帝,现在这人还在城里,我赵胜怎敢再持论国事!”鲁仲连听他这么说,便讲:“原先我还以为您是天下的贤公子呢,我现在才知道您并不是什么天下的贤公子。那位魏国来的新垣衍现在人在哪儿?我愿替您责备他,把他打发回去。”赵胜说:“我赵胜愿为您介绍,让他和您相见。”赵胜于是去见新垣衍,说:“齐国有位鲁仲连先生,现在他在我那里,我跟您介绍,让他和您相见。”新垣衍说:“我听说过鲁仲连先生是齐国的高士,我新垣衍是当人家臣子奉命来此,做差使的有一定的职事,我不愿见鲁仲连先生。”赵胜说:“我已说出要您和他相见。”新垣衍只好答应同他相见。

鲁仲连见到新坦衍后,并没有开口讲话。新垣衍说:“我看外来居留在这座围城中的人,都是有求于平原君的。现在我看您清高的容貌,并不像有求于平原君的,可是你为何留这座围城中而不离开呢?”鲁仲连说:“鲍焦德义至高,因不愿屈从浊世之政而轻生,可是世上的人,都认为他器度狭小,是因想不开而自杀的,其实世人的看法都不对。现在一般的人,都没有什么知识学问,只知道为自己的利益打算,而不懂得申张正义,群起反对不合理的事。像那侵略别人的秦国,是个不顾礼义,崇尚以斩获敌人首级多寡来计算功劳的国家。他们惯用权诈的手段来驱遣士人;惯用看待俘虏的方式来奴役百姓。要是那秦王凭借暴力,毫无忌惮的称帝,既而号令起四海,迫使天下人都要受他的驱遣和奴役的话,那我鲁仲连宁可跳进东海而死,也不愿做他的子民。现在我所以要来拜见将军的原因,主要是想来帮助赵国。”

新垣衍问道:“先生说要帮助赵国,到底是怎样帮助法呢?”鲁仲连说:“我将让魏国和燕国来帮助赵国,而齐国和楚国本来就是帮助赵国的。”新垣衍说:“您说燕国来帮助他,这个我可以听信;但至于说魏国,那就不一定了,因为我就是魏王派来要劝赵王拥秦为帝的代表,先生怎么能让魏王去帮助赵国抵抗秦国呢?”鲁仲连说:“这是因为魏王还没有看清秦王称帝之害的缘故,所以会想拥秦为帝;要是让魏王看穿秦王称帝的害处,那么他就必然会反过来帮助赵国抗御秦国。”

新衍垣问道:“秦王称帝的危害在哪里?”鲁仲连解释说:“从前齐威王曾倡导仁义,率领天下诸侯去朝拜周天子。那时周天子的府库空虚,国势极其衰微,天下强国,没有人肯前去朝拜,惟独齐威王肯率先前去朝拜。隔了一年多,周烈王去世,各地诸侯都去吊丧,齐威王也前去,只是到得较晚,那新登基的周天子便发怒,派使臣讣告齐威王说:‘天子去世,犹如天塌地裂,继位的太子都寝苫居庐在守丧。东方的藩臣田婴齐到得最后,该处以斩足的重罚。’齐威王勃然大怒,很粗鲁地骂道:‘呸!呸!你娘只不过是个贱婢而己,算得上什么东西!’这样一来,结果齐威王就惹来天下人的讥笑。当周烈王活着时,就去朝拜他;到他死后,就去骂他,何以齐威王会这么做呢?那实在也是无法忍受那新天子的苛求啊!其实那些做天子的,无一不是喜好作威作福的,这也没什么好值得奇怪的,要是让秦王为帝,恐怕他耍的威风还不止于此呢?”

新垣衍说:“先生不曾见过那当人仆役的吗?十个人跟随着一个主人,难道是仆人的力量敌不过主人,或是智力比不上主人,所以才乖乖听从主人的吗?其实那只不过是畏惧主人的权势,所以才这样!”鲁仲连听后,很感慨地问道:“那么魏王与秦王相比,难道就像是仆人跟主人一样吗?”新垣衍回答说是。鲁仲连便说:“要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将使秦王把魏王剁成肉酱。”新垣衍听后很不高兴地说:“先生您说这话未免太过分!先生怎能使秦王把魏王剁成肉酱呢?”鲁仲连说:“那当然,我慢慢地讲给您听。从前九侯、鄂侯和周文王是商纣王的三公。九侯有个女儿长得很漂亮,所以就进献给商纣王,可是商纣王却认为不好,然后怪罪到她父亲身上,于是就把九侯剁成肉酱。鄂侯为此跟商纣王论理,辩论得很激烈,商纣王恼羞成怒,所以连同鄂侯一起杀死,并将他的尸体晒成肉干。周文王听到这事,忍不住长叹一声,结果商纣王就把他逮捕起来,关在牖里之库一百天,还想将他置于死地。魏王和秦王同样都是称王的平等国君,现在魏王何以自甘下贱,情愿走上遭秦王割宰的地步呢?从前齐湣王准备到鲁国去,夷维子替他驾马车,跟随前往。到鲁国后,夷维子很神气地问接待的官员说:‘你们将用何种礼节来接待我们的国君?’鲁国官员说:‘我们预备用十副太牢的礼仪来款待你们的国君。’夷维子却很不屑的说:‘你这是根据什么礼节来接待我们的国君?你可知道,我们的国君是被尊为东帝的天子!天子巡行到诸侯的地方,诸侯就得让正寝,避居在外,并交出库馆的锁钥。每天清晨,还要撩起衣服,搬动几席,在堂下侍候天子用餐,待天子吃完饭,然后才退下去听闻朝政。’鲁国官员听到这个不合理的要求,立刻落锁闭关,不管他是天子不是天子,死也不肯接纳。齐湣王既不能进入鲁国,便打算到薛的地方,中间需向邹国借路穿过。当时邹国国君刚死,齐湣王想进去吊丧,夷维子对邹国的嗣君说:‘天子来吊丧,地主国一定要将灵柩从坐北朝南的位置,调转为坐南朝北的方位,这样好让天子朝向南面吊丧。’邹国群臣听后气愤地说:‘若是必须如此的话,我们宁愿刎颈而死,也不愿接受这个不合理的吊丧。’结果齐湣王又没到邹国去。那邹鲁两国臣子,当他们国君活着时,无力尽礼侍奉供养他们的国君;当他们国君死后,又无力行周备的礼节,像这种国力极为贫弱的小国,当称霸过东方的齐湣王想把天子的威风加到他们身上时,那邹鲁两国的臣子尚且懂得反抗,而现在秦国是拥有兵车一万辆的大国,魏国也是拥有兵车一万辆的大国,同样都是拥有兵车万辆的大国,各自都有称王的名号,为何看到秦国在长平之战中的一次胜战,就吓得要劝赵国去尊人为帝呢?如此看来,堂堂的三晋大臣,简直比邹鲁两国的奴仆婢妾都不如。再说,秦王的野心也不会因你们尊他为帝,他就会满足。如果他一旦称起帝来,那么他必定还要真正行使天子的职权,他一定会调整诸侯大臣的职位,把他认为不好的换下,换上他认为好的;把他所憎恶的除掉,而安插上他所喜爱的。除此之外,他还会差遣他的子女和精于进谗的婢妾,做各国诸侯的妃嫔姬妾,要她们住进魏王的宫殿里,到那时,魏王还能安然无恙不出事吗?而将军您还能担保一如往昔得到魏王的宠幸和信任吗?”

新垣衍听完这番话,赶忙立起身子,拜了两拜,向鲁仲连道谢说:“起初,我以为先生是一位平凡的人,到现在,我才知道先生真是天下的贤士。我愿意就此回去,从今以后再也不敢倡导拥秦为帝指着。”包围邯郸的秦将,听到这个消息后,因此退兵五十里。适巧魏安釐王的弟弟信陵君魏无忌盗得兵符,夺取晋鄙的兵权,率领大军赶来救赵,向秦军发动攻击,于是秦军就撤围而去。

史籍记载

《史记·卷八十三·鲁仲连邹阳列传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