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gowin趣胜亚洲官网 >

国研中心谈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解决问题需双方

2017-07-31 来源:未知 编辑:the weeknd

中新网7月31日电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31日针对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问题表示,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双方共同努力这么大金额的失衡源自于美方,美方一定要充分地通过政策调整,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美方应更多地考虑放松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的限制,让美国有竞争力的商品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

资料图:芯片 中新社发 孙自法 摄

国新办于31日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介绍2017年上半年我国对外经贸运行情况,并答记者问

有记者问:如果看中国上半年贸易的数据,如果通过美元计算,会发现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是同比增长了6.5%,所以如何看待中美一直以来的贸易顺差?

隆国强就此表示,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既是一个很现实的政策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学术界长年关注的学术问题中美双边贸易是基于中美资源禀赋和产业结构互补性强,双边贸易里彼此都是受益的中方受益不用说,美方通过大量进口源自中国的低成本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特别是消费品,应该说大大地降低了美国消费者的消费成本,经济学里有一个词叫做“消费者剩余”,实际上是改善了美国的消费者福利特别是现在美国国内收入差距非常大,大家设想一下,如果不是美国实际消费成本下降的话,那这个矛盾应该说早就发酵了因为进口了大量的低成本产品,是有助于美国在宏观上来说抑制通货膨胀的,这也给美国宏观政策上更大的空间,保持增长的时候,不用去紧缩所以无论从微观层面还是宏观层面上,美方都是大大受益的

那么双边失衡的问题,从历史上看,其实八十年代中方是逆差,慢慢的双边贸易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现在是顺差,这个问题原因非常复杂,需要深入研究,要找准原因,还要高度重视,要双边共同努力我觉得是两个层面,一个是怎么看,一个是怎么办要看不清楚,我估计怎么办也找不出症结

怎么看,要看到中美双边对中美贸易失衡统计的数据差异很大,这是源于各方的统计,除了一方面有离岸价、到岸价的差异外,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香港在其中扮演一个中转的重要角色,美方统计进口的时候,把源自中国经过香港转口到美国的,从原产地的规则纳入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统计对华出口的时候,美国出口到香港然后到转口到中国内地的,统计为对香港的出口,所以美方统计对华的贸易逆差实际上是扩大了的

第二,把中美贸易不平衡,要放到全球价值链的角度来观察中国对美的出口,因为中国处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下游,所以大量的投入品来自于周边,比如来自于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省,甚至还有一部分是源自美国,在中国加工以后再返销到美国去,这是全球分工深化的一个结果我记得拉米曾经说,如果把这些因素扣除掉,中美双边贸易失衡的金额可能要减少一半当然我看到很多团队的研究,大概要减少40%到一半左右,不同的计算结果

第三,放到美国宏观经济和它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来看,美国不仅对中国出现巨额的逆差,实际上它对全球许多经济体都有逆差出现逆差的根本原因,学过宏观经济学的人都知道,是美国的低储蓄率和高消费率造成的储蓄率低,消费率又太高,所以这个差额靠什么补充?就一定出现贸易逆差,这是其内部宏观经济结构决定的还有一个美元的独特地位美元是国际货币,美元国际货币想要流入全球其他国家供大家使用,它又不会白把钱送给别人,那怎么办?就要通过贸易逆差,就是用钞票换了别人的商品和服务,然后钱就流出去了所以这个独特的结构和独特的地位,就决定了美国得承受贸易逆差,这是属于特里芬难题关键是我们怎么看待这些问题

另外,还要放到一个中美全面经济贸易的框架下来看待,我们现在讨论的是贸易失衡,主要是货物贸易的失衡,但是中美双边的经济贸易合作内容是很广泛、全面的比如说服务贸易,按照有关部门的统计,2016年,中美服务贸易一共是1181亿美元,其中美方顺差达到了556.9亿美元,占中国整个对外服务贸易逆差的23.3%,这里还没有统计大量美资企业在中国投资设厂,也就是说美国原来在没有投资之前通过贸易方式进入中国市场,现在通过投资的方式在中国销售,这个金额也是巨大的所以,多方面考虑,应该说中美双边的货物贸易逆差确实是个问题,关键是要更全面地看待它,这样我们才能解决它

要解决双边贸易首先,要落实双边元首在海湖庄园会面达成的共识,中美元首双方都认识到需要通过开放、平衡、互利、共赢来共同解决双边贸易发展中的问题

第二,把它放在全球经贸格局的大背景下,要充分认识到中美双边在全球经济贸易中所占的重要地位,中美双边一定要从对全球贸易稳定发展负责的高度,通过协商合作来解决问题,而不是通过开打贸易战如果是后者的话,不仅影响双边经贸关系的正常发展,而且会对全球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第三,还是要看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复杂性、艰巨性和长期性,所以是需要保持一定的战略耐心和战略定力的,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彻底解决

第四,解决这个问题是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的,不是说中方单方面采取措施扩大进口就可以,我们做的百日计划是朝着解决这个问题,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但是我们还要判断这么大金额的失衡,还源自于美方,美方一定要充分地通过政策调整,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比如说汪洋总理这次去美国对话的时候,他在演讲中讲到,在2001年的时候,美国对华高技术出口产品占中国同类产品进口的16.7%,但是去年这个比重下降到8.2%,中国进口单一最大商品大家知道是什么吗?不是石油,是集成电路,中国进口集成电路金额达到了2270亿美元,金额相当大,但是美国在里面只占4%可能大家用电脑都知道,美国最重要的比较优势就是芯片,但是在中国这么大金额的集成电路进口中只占到4%,说明它的竞争力有问题吗?还是说有些政策方面的原因?是不是美方要更多地考虑放松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的限制,来让美国那些有竞争力的商品更好地进入中国市场

最后一点,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放到中美经贸合作这个总体框架下来考虑,包括中美BIT谈判,充分地把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双边投资一并考虑,来进一步增进双边贸易投资关系,真正实现互利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