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gowin趣胜亚洲官网 >

皇冠新2:家人朋友皆可入画 「饭尾太郎」黄励

2018-01-10 来源:未知 编辑:吴博士

「我既锺情於中国文化,例如诗词歌赋、茶道的书,是我常常读到的

■「饭尾太郎」黄励强笑言自己是乐天派,画画为开心与快乐(受访者提供)

画家黄励强有个有趣的外号,叫「饭尾太郎」,名字甚具日本风,他解释说名字的意思就是把饭头饭尾捞埋一齐看他的画作,可说是画如其名,不同的角色、绘画风格、形式「捞」在同一张画纸上,其绘画风格总让人看一眼就能记住他说:「我画画都有理由的,因为快乐,因为传承,也因为家人」■文、摄:香港文汇报记者朱慧恩

邂逅黄励强,是在早前的第二届新艺潮博览会中,那时,只见戴头巾的他,无惧天气炎热,在桌子上全情投入地绘画一幅长卷,而所画的内容是唐代诗人卢仝的《七碗茶》,在几米的长卷上,画「七碗茶」画中贯彻了黄励强一贯的创作风格── 把自己、家人和朋友都一一画进画纸中,他的作品予人热闹又欢乐之感, 和他一样,也是那个乐观、开心,又爱自己家庭和朋友的人!

自创超现实天真派

黄励强,自1981年起开始修读与艺术相关的课程,及後在2000年取得设计硕士学位,在这二十多年间,他曾参与多个本地及国际的展览及活动,而其中有两幅作品更曾入选香港艺术双年展「百足咁多爪」的他,既有从事漫画创作,又是泥塑创作人,也画油画、水墨、油粉彩黄励强对自己的画作自创了一套特有的风格,这是他的独一无二的标志,对於旁人来说,很难一口断定这是什麽风格,不知黄励强本人又是如何诠释这套风格呢?

「可以说是超现实天真派吧!」他说黄励强的作品中有山也有水,而其最特别之处则是他爱把自己及家人也画进画中,几乎每一幅画都见到他们的身影,而这些人物总是被他在画中随心所欲地幻化成独特的形象画中那个「老是常出现」的肥佬是他,而他属虎,所以老虎也是由他化身而成此外,属猴的太太则化身成猴子,至於属兔的女儿则有时是白兔,听话时则变成了小狗,而哥哥则化身成单眼人,而他所任教的画班的学生又会成了小猫,其他朋友亦会不时在他的画中「客串」,济济一堂,热闹之余亦洋溢温馨之情

对於黄励强来说,画纸上的一笔一墨要贯注情感,创作才有意义「我的画作中永远有女儿,想念她就画吧!」他说「女儿」这个角色并不是近年才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从女儿出生起,她便成了黄励强创作灵感的泉源,在他早年从事漫画创作时,女儿便成了他笔下的常客,透过画下与女儿生活的点滴,作品尽现对女儿的疼爱之情

自中学起创作漫画

黄励强自中学起便开始创作漫画,同时把稿投到各大报章杂志中,因此早年不少报章杂志均能看到他的作品(记者在采访时发现他多年前也曾在香港文汇报画过漫画),其漫画风格亦一直延伸到现时的作品中黄励强把自己的作品界定为「超现实天真派」,那他自己如何理解「超现实天真派」呢?在他看来,把各种动物与现实生活结合,就是超现实

各个得意有趣的角色,或肥佬,或动物,穿插於不同的风景中,既是超现实,又是不失天真的画风,而其作品的另一个特点,则是每幅画均会配上文字山水配古诗,在中国传统水墨画中是如此的顺理成章,但黄励强除了走这条传统道路外,亦自创新风格,除唐诗宋词外,连小说家张爱玲,甚至西方小说家卡夫卡也可出现在如此充满东方色彩的作品中,当然,这与他喜爱阅读各类书籍不无关系同时,我又喜欢读卡夫卡的散文不少传统的画家喜爱用诗词歌赋入画,但除此以外,我也喜欢以散文入画,我画的内容比较冷门,别人经常说我很多东西都能入画,对我而言,总之能启发我的,让我产生灵感的,就能搬到画纸上」

钻研书法开拓画风

问到为何要自创如此独特的风格,黄励强自自言不希望只是一味跟前人的路走,而是希望作进一步的拓展和突破「我现在已经很少画油画了, 我把中西方的元素结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虽然不少习惯於传统风格的人会认为如此的「中西结合」就很难是好的作品,但我想证明给别人看,其实中西结合也可有好的作品正如我的作品,里面包含了书法,又分别有国画及西画的传承,不是永远只跟随古人的风格就是好,有时必须踏出一步,作出新的尝试」他说

在新艺潮博览会碰见黄励强的那天,他正於展场一边悠然自得地在长卷上画画,像是懒理世事的世外高人,笔者当时还未认识他,因此对他的作品很是好奇,经过一番交谈,才知道原来他爱把家人和朋友画进作品中,只因为出於对家人和朋友关爱之情,会在每幅作品都为身边人悉心安排每个角色,大概这样的画家也不多吧黄励强自言在他的作品中,永远可以看出他与画之间的微妙关系,正如他所说:「作者永远要跟自己的画作有关系,画里永远要有自己的精神,正如你看的画,你永远都感受到我在里面」而那个「在里面」,不单单只是他饰演的那个「肥佬」,同时也反映了他爱护家人与朋友,以及其乐观又豁达的性格

黄励强告诉记者,现在除了画画外,他又开始钻研书法,看很多关於书法的书,也努力写书法,钻研他所追求的「今楷」正如他对记者所说的:「老闲犹有读书心」,他笑言自己以前读书「好渣」,但後来接触到文学,便慢慢发觉文学竟可启发他的绘画创作这些年间,他读了很多文学书籍,而这些知识的累积一直成为他创作的灵感来源而到了现在,即使是上了年纪,他自言也要有一颗读书心,继续学习,继续钻研,继续在创作的道路上深耕

读文汇报PDF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