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gowin趣胜亚洲官网 >

风卷战旗红 决胜新征程

2018-08-01 来源:未知 编辑:吴博士

原标题:风卷战旗红 决胜新征程

时间是有温度的。

又到“八一”。此时此刻,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兵;无论是军装在身,还是远离军营,每一个“兵”都在凝望军旗、聆听战歌,热血沸腾、激情澎湃。

红色的旗、红色的魂、红色的血……从江海之滨,到南疆红土;从雪域高原,到白山黑水;从维和战场,到远海大洋,一股红色热流在座座军营奔涌。

这“八一”之红,如此鲜艳、如此夺目,凝聚军心、鼓舞士气。

“八一”,军人心中永远的记忆,不管今夕何夕,只要军号响起,便梦回吹角连营。“八一”,一部强军巨著的起首,不管何时何地,只要轻轻翻动,便激起历史回响。

1927年8月1日,南昌城头,一支颈扎红领带、臂绑白毛巾的部队,用一声枪响划破了夜的寂静。隆隆炮声,闪闪火光,“染红了东方的黎明”。从此,八一军旗高高飘扬;从此,人民军队烙上了红色的胎记。红色,沉淀为八一军旗的颜色,固化为革命军人的本色,熔铸为人民军队的底色。沧桑巨变,岁月峥嵘,军旗之红,永远鲜艳,永不褪色。

这红色,代表着铁心向党的赤胆忠诚。

“金星闪耀在军旗上,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从武装斗争到建立政权,从戍守边疆到投身建设,镰刀锤头指航向,军旗向着党旗飘。从红军到八路军、新四军,再到解放军、志愿军,变的是名称,不变的是军魂。赤子其心,钢铁其身。“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个关键基因,成为人民军队的最大特色、最大优势、最大底气。

为什么我军从没有一支成建制的队伍被敌人拉过去?为什么古田这个小山村两次成为人民军队涅槃之地?为什么西柏坡发出的“嘀嗒”声能号令千军万马?向着太阳,百川归海。军魂不变、宗旨不忘、本色不褪,才能筑牢立军之本、厚植制胜之源、培固强军之基。这个“命根子”,永远不能变,永远不能丢。

这红色,浸润着敢打必胜的血性胆气。

“英雄猛跳出战壕,一道电光裂长空;地陷进去独身挡,天塌下来只手擎。”血性,是滋养军队的“根”,是支撑军人的“魂”。长征路上,当陈树湘扯断肠子的那一刻,腊子口、大渡河终将化作“泥丸”“细浪”;抗美援朝,当队伍“像原木一样移动”,上甘岭、松骨峰必将成为精神高地。

血性让我军成为“无法复制的军队”。战争的颜色永远是红的,一切胜利的捷报上都闪耀着血性的光芒。“钢多了,气要更多。”今天,要实现强军目标,仍需那么“一股劲”“一股气”,除了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风卷战旗红、决胜新征程。

这红色,彪炳着牺牲奉献的不朽功勋。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历史会记录下每一代人的奋斗与牺牲。然而,有多少胜利凯歌,就有多少浴血奋战。回望我军血色征途,那些有名的和无名的英烈们,抛下的头颅数不尽,洒下的热血数不清。赤胆忠心,热血照征程;铁骨铮铮,牺牲铸丰碑。

“黄沙血染英雄骨,碑碣永留万古名。”湘江一役,红军锐减5万多人,当地百姓“三年不饮湘江水”。抗日战争,60余万人伤亡,“驱逐倭儿共一樽”。解放战争,26万人捐躯,“天翻地覆慨而慷”。朝鲜战场,18万人献身,“击溃强敌奏凯歌”。浸血的数字,不朽的生命,“纵死终令汗竹香”。

这红色,辉映着强军兴军的绚丽曙光。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强军目标召唤在前方。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战旗上写满铁血荣光……”从神州陆沉、九原板荡而来,向中华崛起、民族复兴而去,人民军队正在经历规模空前的一次改革,“跨越”“红剑”“砺剑”“卫士”等数百场实战演习轮番上演,“六个伟大力量”“六个必须”指引强军事业的路径方向,“解放军将变得更有效、更具战斗力和更精悍”。

欢庆“八一”,军旗猎猎、军徽闪耀;壮哉“八一”,军号催征、军歌嘹亮。

此时,江西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陈列大厅,一座名为“石破天惊”的雕像,诉说着惊天动地的过往。此时,首都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人民军队最早的一面军旗,依然鲜红如初。此时,中华大地,一面面军旗迎风飘扬,砥砺着人民军队继往开来的铿锵步履,也激荡着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时代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