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皇冠新2网址 >

北律竞争法委员会主委刘致庆:实现律师市场的

2017-09-06 来源:未知 编辑:the weeknd

2017年09月06日09:27

刘致庆/台北律师公会竞争法委员会主委、律师

秦赋融/律师依据现行《律师法》,律师若欲到各地区法院执业,须先加入当地律师公会,并缴纳一笔入会费。换言之,一个律师想在台北执业,就必须加入台北律师公会,若想要去桃园处理法律案件,则必须再加入桃园律师公会。由於此制度对於律师的执业范围给予过多限制,日前台北律师公会发表声明,基於「单一入会,全国执业」之理念,以及现行《律师法》21条关於律师加入公会之规定应予修正之主张,声明将退出全联会,且此决议将於本周六(9月9日)会员大会进行表决。在表决之前,本文基於竞争法的思考角度,认同台北律师公会之主张,并将现行制度不合理之处,试举一例与读者分享:A律师在台中执业,在开始接案前,他加入了台中律师公会,缴了28,000元的入会费,而每个月再缴一笔720元的月会费,维持他的会员资格。有一天,他的客户B跟他说:「A律师,我在南投有个案件想要请你帮忙,是这样的……」客户B是一家货运公司,设立在台中,但他的车队在中部各大县市跑,像是南投、彰化、苗栗,因此有些法律问题发生在南投,必须在南投的法院处理;有些则在彰化。如果A律师要帮客户B在这几个县市代表B开庭处理案件,他必须再缴纳78,000(25,000+28,000+25,000)的入会费,以及每月2,000元的月会费。而这些钱是谁要出呢?因为是客户B要求A律师处理案件,A律师可能会要求B支付这笔费用。对於客户B而言,A律师对B的状况比其他律师来的熟悉,即便到其他地区,B还是相信A律师能帮他做出最妥适的处理,但是想到要帮A律师支付近8万元的入会费,B不禁觉得困惑,为什麽换个县市,就必须多付这麽多钱呢?钱是付给谁呢?付这些钱对自己的案件有甚麽帮助吗?而A律师也担心,律师业的竞争激烈,客户B又是一个在业界声名卓越的公司,南投、彰化、苗栗等地都有律师希望B可以改委任他们处理法律问题。自己虽然对於客户B比谁都熟悉,但是加上往来的交通费、时间成本、以及近8万的入会费,比起当地的其他律师,客户B委任他的成本远比委任已经在南投、彰化入会的律师还高,A律师很在意这些额外的费用会不会让B改变心意。事实上,许多职业公会都有设置类似的制度,以缴纳一定会费维持公会的日常运作。如建筑师、土木技师公会。但若公会所收取的费用过高,则这些费用就显得不合理,更可能有「以收会费之名,行限制竞争之实」。加入各地律师公会的会费多寡,是由各地公会自行决定,而决定的依据,应该是考量必要支出及费用。但公会会员皆为律师,不同地区的律师之间存有一定的竞争关系,则某地区的律师为了排除其他地区的律师与其竞争,可能有诱因藉由订定高额的会费,形成市场进入的障碍,使其他地区的律师难以负担该高额会费,进而无法在该公会所在地区执业,而达到限制其他地区律师与本地律师竞争的效果。就像上面的例子所说,A律师如果仅为了一个案件要到南投开庭,就必须缴纳两万多元的会费,而南投当地的律师,却因为不须特别为这个案子缴纳会费,且会费早已分担到数个其他案件上,因此在这个案件上,当地律师的费用比A律师相对的低许多,但这个成本或费用高低,并非因为当地律师在专业或成本控管上有比A律师高明的地方,而仅仅是因为法律规定到不同地区执业,必须额外缴纳会费。如果我们把全台湾各地公会的会费拿出来比较,就会发现入会费用从最低的台北律师公会23,500元,到最高的花莲律师公会、台东律师公会50,000元都有。其中差异之大,不禁让人思考,为什麽有些公会的会费如此昂贵?是因为当地会员人数太少,每人负担的成本相对增加?还是因为当地公会的基本开销就是如此庞大?这些会费的制定是否经过一定的审核标准?会费是否有花在适当的项目,如法律扶助、协助地方政府、公益活动、教育训练等等?还是拿去举办大多数外地会员事实上无法参加的聚餐及旅游活动?除了会费的使用是否适当的问题,这些费用本身,如果没有合理理由,就可能造成其他地区律师提供服务的市场进入障碍,且当事人因此负担的额外费用,亦同时限制了当事人对於律师的选择权,使当事人必须支出更高的价钱,换取相当品质的服务,或因成本考量,被迫放弃选择最信赖之律师。因此,高额会费的收取,这对於整体法律服务市场而言,实属不必要且不合理的限制,而且扼杀市场自由竞争带来的效率。本文基於竞争法的角度,支持台北律师公会关於「单一入会,全国执业」之理念、以及《律师法》21条应修正之主张,以期提供一个正常竞争的法律服务市场,并给予人民更好的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