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皇冠新2网址 >

这张照片竟成了压垮华国锋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8-03-02 来源:未知 编辑:吴博士

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华国锋、毛远新、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从左至右)在毛泽东床前的合影,成为压垮华国锋的最后一根稻草。

华国锋辞职后,围绕其辞职的真实原因,外界一直有多种不同的说法。1997年,原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回忆录在香港出版,书中在谈到批判〝两个凡是〞、评价华国锋是非功过时,胡绩伟特别提到〝红墙摄影师〞杜修贤的一张照片在其中起到的特殊作用。

胡绩伟的这本回忆录名为《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在书中,胡提到毛泽东去世后,包括〝四*帮〞和华国锋在内的高层8人曾经在毛的遗体前拍摄了一张照片,而这张照片最终成为压垮华国锋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胡书中披露,1980年初,《人民日报》得到了一张十分重要的照片,这张照片令人大吃一惊。随后这张照片和拍摄经过被送到了时任中纪委书记的陈云手中。

这是一张很不容易保存下来的、一度引起党内震动的〝八人照片〞。照片是在毛泽东去世后第三天凌晨拍摄的,照片中可见包括江青等〝四人帮〞以外,还有华国锋、汪东兴、陈锡联和毛远新,他们手拉着手站在毛的遗体前。

这张照片的拍摄者是中南海摄影小组(正式名称是中央外事摄影协作小组)组长杜修贤。拍摄的经过很神秘,杜对此有过详细叙述。1980年2月,杜修贤找到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秦川,谈到这张照片的情况,秦要他把经过写下来。2月22日,胡绩伟和秦川一起把杜写的拍摄经过的信件连同照片一起送给了陈云。

这封信的底稿抄录如下:

陈云同志:

送上一张很重要的照片。

我叫杜修贤,粉碎"四*帮"以前,一直是中央外事摄影协作组的组长(兼新华社摄影部副主任),长期负责拍摄有关毛主席的照片。这张照片是我在一九七六年九月十二日(毛主席逝世以后第三天)早上拍摄的。

九月十一日晚上,我在人民大会堂准备悼念毛主席的摄影活动时,汪东兴对我说:

"你带上照相机跟我去。"我当时没有带照相机,借用别的同志的照相机和三个胶卷,向汪东兴报到。汪问我:"你带了几个卷?"我说三个。汪东兴又说:"多带一些胶卷。"我又去借了一些胶卷。汪东兴对我说:"你和我一起走,坐我的车。"我就跟汪东兴一起走出大会堂,坐了汪东兴的随车,跟在汪东兴的车后面。但我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去照什么像。进了中南海,到了毛主席的住处,下车后,汪东兴把我带进为毛主席新修的住所,叫我在过道的一个小房间里等著。这时已是九月十二日的早晨了。我在过道里等了有四十分钟后,才看到华国锋、陈锡联同志,还有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毛远新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有的一边走,一边剔牙,我才知道他们在里面才吃过饭,上厕所去。当姚文元看到我时,对我说:"我也打电话找你,今天要你完成一个重要任务。"江青看到我时说:"你就带了一个闪光灯?又是平版光。"我觉得当时的气氛很紧张,我没有讲话。我这时还不知道要照什么像。过了一会儿,把我叫到停放主席遗体的大房间里,其他人员一概免入,就连张耀祠、张玉凤也不得进入。接著,他们八人走进来,每人围绕停放主席遗体的床走了一圈后,八个人排成一行在主席遗体前照合影。从左至右是: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华国锋、毛远新、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照完合影后又手挽手在主席遗体前照合影。照完后将主席遗体运大会堂。当时我想:为什么叶副主席没有来呢?看当时的情况是很正式的在主席遗体前向主席致哀告别。中央的主要负责人都来了,虽然政治局委员不全,但副主席、常委都在,就少叶副主席。叶副主席当时又在北京,身体很好,无论如何叶副主席是应当参加的。如果说只是负责主席医疗组的中央领导人向主席遗体告别,姚文元、陈锡联又不是负责主席医疗组的成员,他们两人为什么又参加呢?我对这个问题不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