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趣胜娱乐首页 >

二季度规模缩水逾万亿元 基金子公司增资不易

2017-08-09 来源:未知 编辑:the weeknd

二季度规模缩水逾万亿元 基金子公司增资不易

2017-08-09 中华网投资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近日披露了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私募机构的二季度末数据,以及各大类机构的前20强。从数据来看,二季度除了公募基金业务和私募基金之外,其他基金子公司、基金专户、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等规模都出现缩水,尤其是基金子公司在上一季度缩水了1.32万亿元。有业内人士指出,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不断收缩是规模缩水的主要原因。

“通道”收缩导致规模大缩水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8月3日披露了的二季度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各类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约52.8万亿元。其中,公募基金管理机构管理的公募基金规模10.07万亿元,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专户业务规模14.94万亿元,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业务规模18.1万亿元,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规模约2366亿元,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资产管理规模9.46万亿元。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基金管理公司从事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子公司名录(2017年3月)》,目前总计有79家基金子公司;目前全市场总计有109家基金公司。设立了子公司的基金公司比例高达72.5%。

从上述最新数据来看,基金子公司的规模已连续三个季度下降。自2016年三季度,基金子公司专户业务规模达到11.15万亿元的高点之后,每个季度的规模都有所下滑。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基金子公司1.14万只专户产品合计资产规模为8.59万亿元,比9个月前高点萎缩2.55万亿元,降幅达23%,这一规模也回落到2015年四季度的水平。与2016年三季度的高点相比,专户产品减少了4665只,规模萎缩了2.55万亿元,规模降幅达22.91%。

从基金子公司的具体规模来看,排名前20中仅有上海兴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略微增长2.8亿元,而民生加银资管、博时资本和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的专户规模减少均超过700亿元。

记者发现,今年不仅基金产品迎来清盘潮,基金子公司旗下产品清盘或赎回的压力也在增加。而基金子公司“一对一”产品和“一对多”产品分别为6770只、4605只,规模分别为70109.1亿元、15839.2亿元。相较一季度末,“一对一”和“一对多”业务规模分别下滑8890.97亿元与4297.45亿元。

今年7月,银河资本连续发布两份产品资金巨额退出的公告,东兴双盈FOF一期和二期的资产管理计划出现巨额退出。据统计,自今年以来,银河资本提前终止合同而清盘的产品就有多达22只。

2016年7月—12月的基金子公司备案产品数分别为804只、786只、627只、339只、290只和485只。可以看到,去年第三季度,基金子公司备案产品仍保持在高位,从未低于600只。不过,自去年12月《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发布以来,备案产品数量近几个月来一直没有太大变动。

基金子公司规模的缩水对股债市场都产生了一定影响。业内人士指出,基金子公司一般有超过80%的资金投资于非标市场,而其中大部分又投向了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及基建项目。但根据银监会的最新规定,银行理财投资于非标资产只能走信托通道,券商、基金子公司的资管计划不能继续扮演通道类角色。方正证券认为,基于此,基金子公司的非标业务将重新回归到信托。

据方正证券统计,截至2016年12月,基金子公司投资于股票的规模为3472亿元,证券投资基金的2300亿元也有一部分投资于股票市场,规模并不是很大。2016年底境内上市公司总市值和流通股市值达到了50.82万亿元和39.33万亿元,因此基金子公司投资的份额占比不大,但考虑到股市存量博弈,边际影响不容忽视。截至2016年12月,基金子公司投资于债券的规模为6238亿元,证券投资基金的2300亿元中也有部分投资于债券。但更关键的是,投资基金专户、证券资管、银行理财、信托、私募基金等的规模高达3.47万亿元,由于产品层层嵌套,这里面也有大量资金投资于债券市场。

依靠增资稳定规模

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发现,资产规模的不断收缩,与当前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基金子公司当前正在经历的业务调整不无关系。基金子公司旗下通常有传统融资类业务如类信托业务、股权质押业务;资金池业务;资产证券化业务和通道业务等。

2016年12月2日,证监会下发《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对基金子公司的监管生态进行重新勾勒。按照相关规定,对《风控规定》采取了逐级达标的过渡期安排,总体给予18个月过渡期,但自规定颁布实施后12个月、18个月内,各项风险控制指标应分别达到规定标准的50%和100%以上,规定自2016年12月15日起施行。这大幅提高了基金子公司设立门槛并提出净资本管理办法,实际意味着整个监管思路的转变。基金子公司被迫由轻资产转向重资产运营。而通道业务或成全行业下降比例最高的业务。

业内人士表示,通道类业务的主要功能有两类:一是将资金投向限制性行业以逃避监管,二是将资产由表内转向表外。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认为,基金子公司从事通道业务的优势在于效率高、费率低,而且比主动管理类项目时间短,因此通道业务发展迅猛。2016年基金子公司通道产品管理的资产规模高达7.47万亿,在总规模中占比71.1%。

新规要求,基金子公司需满足下列风险控制指标:净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人民币;调整后的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净资本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净资产不得低于负债的20%。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由于基金子公司现在开展业务都会占用风险资本。在监管导向上,通道业务占用的风险资本比例较高。

另一方面,根据新规,基金子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人民币,这就涉及到了不满足此标准的基金子公司的增资问题。对背景较弱的基金子公司而言,实力强大、资金雄厚的银行系基金子公司动辄10亿元的增资,足以让他们眼红。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示,4月21日,工银瑞信基金的全资子公司——工银瑞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了注册资本金,将此前2亿元注册资金变更为12亿元,增资10亿元。建信基金旗下子公司——建信资本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也在5月8日增资10亿元,注册资本金由原来的5000万元增加到10.5亿元。

“通过增资来满足新规对子公司风险资本的要求,能够使得业务规模还能保持在原始的水平,不用被迫收缩业务。”有业内人士表示。

转型之路仍在探索

距离12个月达到规定标准50%的期限仅有4个月时间,面对新规出台、监管趋严的外部环境,各家公司也在积极转型,布局新的业务方向。任泽平认为,基金子公司的转型路径,从通道业务为主向FOF、股权、定增、主动管理的类信托及资产证券化业务等方向发展,但考虑到当前新业务占比小,短期内业务结构变化不大。

深圳某基金子公司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各家公司目前都在尝试创新,结合公司背景来布局业务条线。“股东实力较弱的公司,将主要精力集中于FOF、股权、定增等方面的业务;而一些有银行背景的公司在尝试转型类信托及ABS业务。”他说。

在ABS业务方面,不少基金子公司将资产证券化(ABS)业务当作转型的目标。目前,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资产证券化产品规模已突破一万亿。另外,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属的发起成立ABS专委会已于7月26日正式成立。同时,各家基金子公司正在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要求,对ABS业务进行全面自查。基金子公司ABS业务发展将更趋规范。

另外,私募股权投资正在这种背景下成为不少基金子公司转型的方向之一。早在2016年12月底,天弘基金旗下全资子公司——天弘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懿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正式战略入股快消品B2B配送服务商——懿百电商,成为监管新规之后基金子公司进行股权投资的又一成功案例。

除此之外,基金子公司业务还在不断创新,6月13日,当代明诚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北京象舞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拟出资5000万元与长瑞当代、武汉瑞恩、前海开源共同发起设立长瑞招源,公司作为有限合伙人。长瑞招源计划本次募资规模不超过2亿元人民币,其中长瑞当代作为普通合伙人拟出资200万元、武汉瑞恩作为有限合伙人拟出资1,500万元、前海开源作为有限合伙人拟出资13,300万元。上述的前海开源指的是前海开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前海开源基金的全资子公司。

去杠杆防风险路漫漫 委外基金二季度环比降6%

本报实习记者 王蕊

在当前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不仅基金子公司当前正在经历调整业务,资产规模不断收缩的过程,其他金融机构同样也在密切关注金融去杠杆带来的各种市场变动。委外基金在过去一年升了200%,今年二季度较一季度仅赎回6%,压缩空间仍然巨大。分析人士指出,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金融监管或将持续收紧。

杠杆率备受关注

安信证券从中债登托管量数据中发现,4月份以来,多数非银金融机构的杠杆略有波动,但整体高于去年同期水平。在银行间市场主要参与主体中,6月商业银行杠杆率整体保持稳定,除商业银行外的其他主要机构,尤其是证券公司和基金中的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杠杆率快速上升,反映6月非银机构重新加了杠杆。7月末,环比杠杆均明显下降,但非银金融机构未到期余额同比出现反弹,是否重新加杠杆值得关注。

光大证券指出,近期债市杠杆率又现回升苗头,中小行近年来委外投资大发展,且风控不强,使得非银金融机构的杠杆大幅攀升,其中委外基金在过去一年升了200%,今年二季度较一季度仅赎回6%,压缩空间仍然巨大。

光大证券认为,银行同业和表外业务的异化是银行加杠杆的重要途径,且跟传统信贷业务边界模糊、相互交叉,导致银行体系的传染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增加。因此除了总体杠杆,银行资产负债的期限错配和对同业的依赖等杠杆的结构问题同样也会积累较大的金融风险。

华创证券指出,今年以来,存款性公司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和负债整体呈现出持续下滑的态势,反映出在MPA考核和银监会监管双管齐下去杠杆的背景下,商业银行之间盛行的同业业务往来受到了严格的约束,呈现出持续收缩的态势。虽然6月商业银行之间的同业业务往来下滑速度有所放缓,但监管难松的环境下,这一低迷状态很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延续。

东吴证券提醒,对杠杆率适度性的衡量,需要综合参考杠杆率绝对值的水平和杠杆率的动态变化。高而稳定的杠杆率水平并不意味着高风险,快速增长的杠杆率则应引起注意。同时,衡量杠杆率的适度性还要考虑经济增长速度和债务结构。

防风险任重道远

业内人士认为,金融监管的边际缓和不过是短期现象,近期的多次会议都反映出决策层去金融杠杆,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心并未动摇,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金融监管从严依然是金融政策的主旋律,机构仍需警惕未来监管进一步收紧带来的被动去杠杆压力。

华创证券日前一项针对多家银行领导进行的问卷调査显示,前期监管政策己经对商业银行业务开展产生了较大影响,但是部分可操作性的监管指标和细则尚未出台,部分地区的监管部门依然未对银行相关业务进行明确约束。

问卷调查结果还显示,上述不确定性使得银行对于后期的监管环境并不看好,在靴子正式落地之前金融去杠杆和金融监管依然是影响债券市场的核心因素,且未来仍有可能进一步加强,强监管和对于后期市场的不确定,导致银行新增资金不大。配置需求可能来自于存量产品加仓和银行体系外的资金。从配置价值看,目前债券有一定配置价值但是并未到最高点,银行希望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逐步配置,较优的策略是短久期品种继续等待。

光大证券认为,当前M2增速降至历史低位,委外有所赎回,同业理财规模收缩,同业存单发行增速放缓,金融去杠杆看似初见成效。然而各项杠杆指标仍然较高,杠杆结构风险仍较大,金融去杠杆任重道远。从金融部门总杠杆率看,目前6.5%以上的年化增速远超历史和同期国际水平,杠杆增速或应回到3.5%左右;从银行杠杆率来看,其资本充足率若想达标,需要压缩广义信贷规模或补充资本金,但短时间内很难实现。

东吴证券指出,7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工作会议,延续了此前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基调,依然强调防控金融风险。可见,防风险去杠杆仍将是未来金融市场发展的主题,而从融资主体这一源头上把控无效融资需求,也将有利于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合理融资和长远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