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皇冠新2网址代理 >

惊魂8.11 | 我是怎么在汇改那天赚钱的

2017-08-13 来源:未知 编辑:the weeknd

原标题:惊魂8.11 | 我是怎么在汇改那天赚钱的

文 | Jimi 资深交易员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论坛成员

我并不想总结什么交易心得,只是记录一段有趣的人生经历。

2015年8月11日早上八点,我进办公室例行看了一下头寸,都很正常,便开始喝咖啡,看新闻。9点15分,中间价出来了,我当时连瞟都没瞟一眼,因为它好几个月都没动过了。过了一分钟,我印度同事拍了拍我,说今天的中间价好像不对欸。我再一看,果然不对头。赶紧连线我司在香港做即期的同事,他们也是完全懵逼,我们都怀疑是不是外管局搞了个fat finger。再打电话给我司在上海的同事,也是一脸茫然。就在这时,离岸的 CNH 开始发飙了,大家这才意识到出大事了。紧接着,路透开始滚动外管局的声明,“一次性调整”,blah blah blah。

国内还没开盘,CNH已经冲到6.4了。市场上哀鸿遍野,因为几乎每个人都在做多人民币,赚取利差,没有人对人民币突然大幅贬值有丝毫的警觉。掉期和期权市场处于停摆的状态。我的book里有成百上千个普通期权、奇异期权,而最让人头疼的还是数百亿美元的“目标赎回远期”(Target Redemption Forward, 后称“TARF”)。这些产品非常复杂,敞口时刻都在变化。现在市场这么一动,头寸在哪儿都说不准。我开始有些紧张。

这时候三件事帮了大忙。

第一,我定期都会跑一遍详尽的风险分析,在各种假想的设定下,演算我的敞口,并把结果保存下来。比如我会问,如果即期上去5000点, 掉期跌1000点,波动率上5个vol,我的book会怎样,诸如此类。这样的练习,虽然繁琐,但使我始终对头寸的非线性变化有比较好的把握。而就在汇改前两天,我刚重新跑了一遍。

第二,2014年年初时那一轮贬值行情无疑是一次难得的预演。那一次小贬值时,做市商为了对冲"TARF"的动态头寸而导致市场出现了许多极为反常的走势。比如当即期飙升时,波动率和掉期不升反降。经历了那次行情,我对即期、掉期和期权三个市场间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关系有了深刻的认识。于是811那天,我对市场后续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形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心理准备。

第三,就在几个月前,瑞郎脱钩欧元,我司在这一黑天鹅事件中损失惨重。痛定思痛,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所有“盯住型”货币都被列上了重点关注的名单。每天风控部门的人都会对这些货币进行各种极为严苛的承压测试,以确保我司不会被下一只黑天鹅砸到。我当时其实对这个政策是略有微词的。和当时所有人一样,我完全没有想到人民币会突然大幅贬值,因此我觉得这些承压测试根本就是杞人忧天。为了达标,我不得不购买各种期权(可以理解为买保险),而当一切都风平浪静、天下太平时,期权的时间价值(可以理解为保费)就白白浪费了。811前的几个月里,我每天就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大把大把的银子从我的book里流走。后来不说大家也能猜到了,这些保险在811那天派上了大用场。

到9:30国内开盘的时候,我最先开始跑的、运算量最小的一批数据已经回来了。一看我傻眼了,book已经亏了几百万美元,而且还空着2亿多美元的即期头寸。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当天有一个下午到期的行权价在6.25的期权,本来价值为0的,但即期这么一动,直接穿破了行权价。用期权的术语来说,就是Delta从0变成了100。这时候,经验起了点作用。我并没有急于去平即期的头寸,因为我知道这个数字很可能不准。掉期和波动率市场的数据还没有更新,按照常理,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掉期和波动率不能不涨啊,不涨天理不容啊。而如果掉期和波动率涨的话,我的即期头寸应该会多出来很多美元,也就意味着我不仅不需要慌着去买美元止损,反而可能还可以卖一点美元止盈。

10点以后,掉期市场和期权市场陆续开始出现一些价格,很宽,但至少有一些参照系,而不是完全摸黑。掉期点数和期权波动率双双走高,这让我舒了一口气。我的book当时在即期,掉期和波动率之间有一个很大的互动头寸:即期每涨100点,我的掉期就增加几万美元的DV01,波动率增加几百万美元的Vega;而掉期每涨1个基点,或者波动率每涨1个vol,我的即期就多出来几千万美元的头寸。当我把系统里掉期和波动率的数据都更新到我最佳猜测的水平后,我又跑了一遍头寸。结果出来了:浮盈1200万美元,即期多头5亿美元。

交易主管走过来, 淡定地问了一句:“怎么样?”虽然我当时已经看到了账面上的浮盈,但毕竟市场还在剧烈波动中,谁也说不好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于是我只是谨慎地说:“应该还行”。他看我很忙,便不再多问。

这无疑是我入行这么多年以来最忙的一天。一方面要盯着市场,管理头寸,一方面还要处理如雪花般纷至沓来的客户询价。

这一天,全球市场的焦点都在人民币上。

汇改的消息一出,客户的报价请求便源源不断地从世界各地飞来。此时已是纽约的深夜,但那边基金经理显然无心睡眠。全球最大的几家对冲基金很快找到我们,问我们能不能报人民币期权的价格。

在市场如此动荡、 而流动性又几乎不存在的情况下,继续为客户报价、满足客户的交易需求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也是一个交易员的基本职责。我说没问题,但价格会比平时宽很多,他们说没问题。很显然,这些平时对价格锱铢必较的客户现在已经找不到几家还愿意继续为他们报价的银行了。很快,几笔交易成交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纽约去睡觉了,伦敦刚睡醒,询价请求开始成倍增加,金额也越来越大,从开始的1~2亿美元到后来动辄10亿美元一单。之前那些为承压测试而买的期权现在派上了大用场,由于有充足的储备,这个时候我可以从容不迫的为客户提供流动性,还可以收取比平时丰厚的多的价差。事后我看了一下统计数据,那一天我一共处理了200多个询价,比其他所有货币的加在一起还多一倍。

一天没吃饭,也没喝水,但不饿也不渴,全靠肾上腺素维系着大脑的运作。到晚上,市场才稍微安静下来一点,我这才有时间开始做更全面、细致的分析,并制定第二天的应对策略。

基于2014年的经验,我认为掉期和波动率很快会有一个回撤,因此我并不介意对冲基金从我这里把它们买走。事后证明这个判断是正确的,第二天掉期就跌了300多点;第三天,波动率也下来了好几个vol。回到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还在手机上帮纽约的客户报价。之后一晚上也没怎么睡着,一方面脑子里不停地想第二天应该怎么操作,一方面手机的铃声也一直没停过。

一晃两年过去了,再也没有经历如此惊心动魄的时刻了。如果说有什么经验要总结的话,那只有一句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永远也不要低估风险降临的速度和力度(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