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皇冠新2网址代理 >

古都城里圆安居梦 西安超50万人完成回迁安置

2018-04-07 来源:未知 编辑:吴博士

原标题:古都城里圆安居梦 西安超50万人完成回迁安置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作为世界四大古都之一、西北最大的区域中心城市,西安与国内其他城市不一样的是,这个城市里一度拥有堪称全国最多的城中村。自2007年启动大规模的城改工作以来,城中村的数量锐减,但剩下的也是最难啃的硬骨头,现在依然还居住在里面的人们,有不少都是中低收入者。

采光差通风差吃喝拉撒睡都在一间房十岁女孩梦想有个不怕风吹雨淋的家

早晨七点半,十岁的女儿已经去学校了,王静准备送儿子去幼儿园。出发时,她还拎着一大袋包裹,因为把儿子送到幼儿园后,王静就得赶去早市摆摊了。

王静家所在的龙首西南社区,位于西安城区北部,距离市中心钟楼仅三公里。但就在繁华大街的背后,隐藏着这片破旧的楼房。这些房子大多建于上世纪五十至八十年代,违法建筑多,楼间距离短,安全隐患大,居住条件十分简陋。住在这里的居民,大多是像王静一样的中低收入者。

王静的丈夫在甘肃平凉打工,由于没有文化和技能,收入不稳定,这四个月来只给家里寄来了2000块钱。为了补贴家用,王静和邻居合伙,在市场上摆起了这个摊位。

八点的早市人头攒动,王静忙得不可开交。

一个多小时后,早市休市,但她们还要转移到另一个市场继续吆喝。

中午,趁着客流不多,王静拿出家里带来的馍,就着开水,在街边吃起了午餐。

西安市莲湖区龙首西南社区居民王静:凉了就凑合吃点。等到下午把孩子接回家了,再简单做一点吧

由于本钱不多,每天下午,王静都必须收摊去进货,因此摆摊的时间比别人少了很多。这一天下来,她和邻居每人赚到了40块钱。由于丈夫不在家,周末两天她都得在家照顾孩子,一个月下来,收入也就七八百元。

王静的家,就在这条逼仄的巷子里面。这间十来平米的屋子,是这个家的全部。客厅、餐厅、卧室,甚至浴室都在这里。

王静:我们这么多年,从我记事起就没有厕所,都是公共厕所,而且没有在我们院子里边,是在马路上面上厕所。像夏天咱们每天要冲澡,我们就没有办法冲澡,就自己拿个洗脸盆,或者比洗脸盆稍微大一点的盆,就还在家里面洗。就这一间房子,说的很难听的话,那就是吃喝拉撒睡就是这一间房子。

家里没有厨房,王静只好在门外这条狭窄的走廊上搭起了灶台。在这里做饭,冬天冷、夏天晒,下雨要打伞。下雨的时候不仅做饭麻烦,而且屋子里也会四处漏雨,她和孩子们只能大盆套着小盆地接雨度日。

事实上,二楼这间房子,是叔叔家借给王静暂住的。这栋四十年的老房子共有上下两层,王静自己的家在一楼,还是父母留给她的。一楼的家被四周的贴面楼包围,因此既不通风又不见光。房间内终日阴暗潮湿,墙壁都是湿漉漉的。但叔叔家经济条件也不宽裕,为了多一份收入,他们已经把二楼的房子租出去了,因此王静和孩子们过几天还得搬回一楼。

王静:我在一楼的衣柜就潮到已经全部就腐烂掉了,就特别潮。然后我们老大那个女儿,就是用这个烂柜子就她支了一个床,就在这里。我们老大在这睡了3年。晚上盖被都是湿的,都是潮的,特别潮。

过去,王静夫妻俩在饭店工作,日子不宽裕,但还算过得去。可前几年父母相继得了重病,为了给老人治病,夫妻俩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为了能够攒钱改善家里的居住条件,这些年王静在生活上是能省则省。3岁的儿子最羡慕的,就是别的小朋友家里有电视机。对于孩子,王静心里满满的愧疚。

家里没有书桌,女儿陈运欣只能在茶几上写作业。弯腰学习久了,背都有点疼。但是陈运欣没有让母亲失望,尽管没有好的学习环境,尽管不能像其他同学一样上各种辅导班,她的成绩依然在班里名列前茅。十岁的她,心中已经有一个十分清晰的梦想,那就是好好学习,长大后让家人住上好房子,过上好日子。

王静女儿陈运欣:我理想中的家,是楼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学习环境,有一个厨房,这样妈妈做饭就不会在外面做饭,夏天不会那么热,冬天不会那么冷。

每月租金170元 西安困难群众住进两室一厅公租房

西安市的老旧社区还不止龙首西南这一片,从这里往东15公里,记者来到了庆华社区。这是一个属于西安庆华公司的企业型社区。庆华公司创建于“一五”时期,这片低矮的工棚就是50年代办厂时建设的。经历了六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这里依然是不少工人家庭的栖身之所。居住在这里的刘建菊,每天靠着给小学生托管班做饭维持生计。

刘建菊的家是这排工棚最边上的一间,面积不到三十平米。虽然墙面经过刷新,但却依然掩盖不住屋子年久失修的沧桑。

西安市灞桥区庆华社区居民刘建菊:这墙皮掉的,把纸揭开就长这么大的窟窿,那天正睡觉呢,砸到我身上了,这底下全是灰。然后拿个图钉拿纸先遮住,它起码掉它有个过程。

刘建菊女儿官姝贞:潮,会有老鼠,潮虫都有。

如今母女俩都挤在这一间卧室里,母亲睡沙发,女儿睡床。其实家里还有一间小卧室,不过因为漏雨,已经没法住人了。

刘建菊家门口,原本有个配套的厨房。但由于年久失修,已经在风雨中倒塌。刘建菊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这个年代同样久远的家,到底还能住多久?

这些年,刘建菊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住上新房子,房子不需要有多大,但住在里面,不用害怕风吹雨打,也不再担心线路老化。可女儿官姝贞大学毕业不久,在附近的医院当实习护士,母女俩的月收入加起来只有两千块钱。丈夫是庆华公司的老工人,患有肺癌,住院化疗一年多,前些天刚刚离开人世。为了给丈夫治病,家里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下几万元外债。而眼下周边的房价,最便宜的也要八千多元。

为了能够多攒点钱,不能干重活的刘建菊,仍然找了份力所能及的工作。

庆华社区的这片老工棚,还住着326户工人。这里没有自来水入户,用的还是公共厕所,生活十分不便。幸运的是,2018年,庆华社区的工棚区已经被政府列入拆迁计划。根据计划,庆华社区将在工棚区原址新建居民楼,现有居民可以用远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新房。针对家庭困难的居民,政府也将保障他们在拆迁后住有所居。

西安市城改办棚户区工作处负责人司显辉:对于确实困难的群众,我们在过渡期内,视情提供公租房和廉租房用于群众过渡。

同样的好消息,也传到了王静家所在的龙首西南社区,这里也已经被列入了改造计划,具体的改造方案正在制定中。对于王静来说,幸福安居将不再是遥远的梦想。

而为了圆中低收入群众的“住房梦”,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眼下在西安,除了拆迁,政府就还通过公租房、廉租房等形式,解决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难题。这是位于西安市区北郊的一个小区,78岁的李健民,刚刚以每个月170元的租金租住到这里。这天,李健民夫妇正陪着儿子,在小区里玩耍。

李健民的儿子李捷,今年已经25岁了。可他在4个月大时,在家门口被醉汉打伤,尚未发育好的头盖骨,被打出两道永久性裂缝和一个缺口。从此,李捷的思维能力受到很大影响,走路腿脚不便。这个飞来横祸,成了李健民一家永远的痛。为了锻炼儿子的手脚和思维,李健民省吃俭用,给孩子买了遥控飞机和电脑,用来锻炼儿子的手脑灵活度。

西安市碑林区三学街社区居民李健民:宁愿少吃一口饭,自己少吃一口饭来供他。

李健民的妻子宗玉晓今年也已是花甲之年,她的脑部也受过伤,导致精神不正常,记忆力缺失。78岁的李健民身体也不好,一家三口都是低保户。4个月前,李健民一家搬进了这个崭新的公租房,如今看着自己两室一厅的新家,他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李健民过去的家位于三学街社区,地处西安古城内,紧邻著名景区碑林和明城墙,这里曾是西安城最重要的居民区之一。如今,虽然市中心的地理坐标没有变,但与几十米外的热闹街市相比,这里早已难掩落寞与惆怅。房子低矮破旧,密度极高。

李健民:我在这住了有70多年了,我今年78岁了,我生在这个巷子里边,一直在这。

穿过幽深狭窄的小巷,我们来到了李健民曾经的家。这套房子还是李健民父亲留下来的,李健民也说不清房子建造的具体时间。位于二楼的这两个房间,共计三十多平米,就是一家三口曾经的栖身之处。这个年代久远的房子,四周的墙皮已经脱落得不像样了,墙面发黑。同样没有厕所,没有浴室。为了解决洗澡问题,李健民在楼顶搭建了一个澡堂,还自制了一个“太阳能热水器“,但是没有太阳就洗不成了。

随着李健民和老伴儿的年龄越来越大,住在这个老房子里的麻烦越来越多。2017年,眼看房子漏雨、开裂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在三学街社区的帮助下,李健民一家搬进了公租房。

曾经一个月只能收入1000多元,如今安置回迁得4套房子 生活大变样

如今,西安市正在大力建设公租房、廉租房等保障房,将土地优先供应给保障房。为了解决保障房的资金问题,西安市积极争取上级政府投资补助,使用部分土地出让金和住房公积金用于保障房建设;政府还鼓励支持社会力量参预保障房建设,近五年来,全市竣工分配保障房13.5万套,共计1000多万平米。此外,政府还统购社会房源,长期租赁闲置房源,用于保障中低收入群体“住有所居”。

今天,西安市高新区创汇社区包下了这个剧院,举办回迁安置选房大会。正在抽签选房的人叫卫全劳,前天他已经选了2套房子,今天还要再抽2套房子。

卫全劳所在的羊村,是西安市区西南郊的一个城中村。几年前羊村等几个城中村开始拆迁改造,村民们被集中回迁到创汇社区。如今这里已是高楼林立,绿树成荫,还配套了幼儿园和中小学。虽然还没有领到新家的钥匙,但走在漂亮的小区里,卫全劳已经感受到了新生活的美好。

拆迁以前,卫全劳唯一的收入来源是做泥瓦工,一个月只能赚一千多块钱,还要供2个孩子读书,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是村里的贫困户。村里拆迁后,卫全劳一家的生活立刻得到了改善。

西安市高新区创汇社区居民卫全劳:把我村的楼拆掉,一年过渡费给四万块钱,现在租的房子,一年租金就是六千块钱差不多。

卫全劳一家正在憧憬着新家的模样,而在西安,很多和他一样的城中村里的中低收入者,已经过上了安居新生活。西安市自从2007年启动大规模城市改造以来,已经完成50余万人的回迁安置。

眼下,在西安市三环以内及沿线仍然还有“城中村”121个,大部分处于高楼的包围中。这里面有不少都是中低收入人群,安居乐业,是他们最基础、最现实的需求。百姓的烦恼,也是政府的心头事。除了常规的建房回迁安置,西安市还推出了三种货币化安置的办法:一是将货币直接补偿给被征收人;二是政府征收土地后,购买商品住房安置被征收人;三是政府通过搭建平台或预订服务,提供优惠房源供被征收人选购。眼下,西安共完成货币化安置11.04万套。

西安市城改办棚户区工作处负责人司显辉:针对现有住房面积比较小的困难群众,我们在安置的时候按照套内建筑面积不少于40平米,用于安置群众,对他原有的面积采取产权调换,超出部分只收取建设成本。

【半小时观察】住有所居提升百姓获得感

在我国改善民生的制度建设中,住房保障无疑是热度极高的一个词。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这是新时代提出的新任务,要落实十九大报告部署的这个任务,需要资金投入力度的持续加大,配套政策的不断完善,形成一个对中低收入群众的住房保障体系。一砖一瓦筑起的不仅是为低收入人群遮风挡雨的房子,更将凝聚起奔向幸福生活的希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