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皇冠新2网址导航 >

海天巨构:爱德华多·奇里达的环境雕塑

2017-07-14 来源:未知 编辑:the weeknd

爱德华多·奇里达 风的梳子 锻铁 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海湾 1977年

爱德华多·奇里达(Eduardo Chillida,1924-2002)是西班牙巴斯克人雕塑家,以其不朽的抽象作品而闻名。他主要使用钢铁、混凝土和木材进行创作,他的相互扭结的造型风格反映出他对空间和物质的兴趣。

1924年1月10日,爱德华多·奇里达出生在圣·塞巴斯蒂安,在他祖父母拥有的比亚里茨酒店附近长大。奇里达年轻时是西甲球队皇家社会队的守门员,因为膝盖严重受伤,做了5次手术,所以结束了一个充满希望的足球明星生涯。随后,从1943年到1946年,他在马德里大学学习建筑学。但在1947年他因为喜爱艺术而放弃建筑,第二年移居巴黎,建立了自己的第一间工作室,使用石膏和粘土工作。他从未接受过正规艺术训练,只是上过短期的私人艺术课。1948-1955年他长期住在法国北部瓦兹省的维莱纳森林地区,并在1950年与皮拉尔·贝厄恩丝(Pilar Belzunce)结婚,后来又回到圣·塞巴斯蒂安住在埃尔尼里村附近。1959年后他回到出生的城市,一直住在那里直到在78岁时去世。

奇里达最早的雕塑集中在人类形态上(主要是躯干和半身像),后来的作品更大更抽象,是一些永恒和不朽的公共艺术作品。但奇里达拒绝“抽象”的标签,他说自己是“现实主义的雕塑家”。1951年他回到巴斯克乡村后,很快就放弃了在巴黎工作室中常用的媒介——石膏,因为这种媒介只适合用来研究卢浮宫里那些古老具象的雕塑。回到家乡的他住在埃尔纳尼的村子里,开始在当地铁匠的帮助下以锻铁方式从事创作,很快他的画室就成了一个铁匠铺。从1954年到1966年,奇里达一直在创作名为《梦之铁砧》(Anvil of Dreams)的系列作品,他开始时用木头作模型,在这个基础上,金属获得了爆炸性的节奏曲线。他开始用雪花石膏创作雕塑是在1965年。

与许多现代艺术家一样,奇里达从不把作品模型交给铸造工人,而是在工厂里与铸造工人紧密合作。他通常会在铸造时添加一种合金,使金属在氧化时呈现出耀眼的铁锈色。从很早开始,奇里达的雕塑就得到了公众的认可。1954年,他为阿兰特萨苏的长方形会堂制作了四扇门,其他的巴斯克雕塑家——豪尔赫·奥泰伊扎(Jorge Oteiza)、阿古斯汀·伊巴罗拉(Agustin Ibarrola)和内斯特·布尔斯特蕾西娅(Nestor Basterretxea)也在那里工作。第二年,他在圣·塞巴斯蒂安的一个公园里为青霉素发现者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Sir Alexander Fleming)雕刻了一座石碑(这件作品后来不见了,但在圣·塞巴斯蒂安湾的步道上出现了一个新版本)。到20世纪70年代初,他的钢铁雕塑已经安装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杜塞尔多夫的蒂森克虏伯集团大厦以及华盛顿世界银行写字楼前的院子里。

这些最经典的作品,巨大而威猛,暗示着运动和张力,这是因为奇里达受到西班牙巴斯克地区铸铁文化的影响,钢筋铁骨成为他的作品的基本风格,他的许多雕塑作品也都使用巴斯克语言来命名。例如,他在美国最大的作品是一件81吨重的钢雕塑,上面有两根柱子相对着伸出来,但不碰触。他在1959年之后也创作一些卓越的铜版画、石版画和木刻版画,包括为乔治·吉伦(Jorge Guillen)的《玛斯阿拉》和其他各种书籍作插图。

在上世纪90年代,奇里达还为展示自己的作品在巴斯克乡村的一个旧农舍建立了奇里达·勒库(Chillida Leku)中心,现在这里有一个户外雕塑花园,专门用来陈列他的作品。

《宽容纪念碑》(1993),是奇里达在富埃特文图拉岛上实施的一个庞大计划:一直被荒岛居民所尊崇的一座山中开凿出一个巨大的人工洞穴,这个立方体洞穴每边长有40米,开凿后大约64000立方米的岩石将被带走,用来在这个岛屿北部干旱地区堆出一座小山——《宽容纪念碑》。奇里达最初的想法是让游客在荒岛上体验太空的浩瀚,该项目从1994年开始规划(奇里达死亡前8年),到2011年,尽管有很多环保主义者担心,当地政府仍然决定在富埃特文图拉岛的廷达雅火山启动奇里达的这个项目;到2013年,当地政府寻求到7500万欧元的私人赞助。

20世纪60年代早期,爱德华多·奇里达与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有过较为深入的对话,因为他们发现从不同角度看,他们是用同样的方式在工作。与传统的空间观念不同,海德格尔把空间理解为身体运动的容器,他认为奇里达的作品表达出在空间作为物质联系媒介的世界中,身体已经超越了自身,雕塑向我们展示了我们是如何属于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正处于被连根拔起和无家可归的技术过程中。海德格尔提出我们仍能找到可以栖居的空间,而奇里达说:“我的全部工作是在空间中的旅行。空间是充满活力的,是环绕我们的事物。我不太相信经验。我认为这是保守的。我相信生理知觉,它是了不起的。它是冒险的和更有进步意义的。它包含了仍想前进和成长的东西。同样,我认为这就是你所感知到的,感知对当下有直接作用,但同时也指向未来。另一方面,经验却恰恰相反:你是在当下,但它只停留在过去。换句话说,我更喜欢感知的状态。我所有的作品都是这个状态下的结果。我是提出问题的专家,有些没有答案。”除了海德格尔之外,其他对奇里达和他的作品表达敬意的哲学家还有加斯顿·巴什拉(Gaston Bachelard)和奥克塔维奥·帕兹(Octavio Paz)。

奇里达平生完成很多重大的公共工程项目,这些工程出现在巴塞罗那、柏林、巴黎、法兰克福和达拉斯等地。更有不少作品出现在他的家乡圣·塞巴斯蒂安,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铸铁作品《风的梳子》(1976),由奇里达与巴斯克建筑师路易斯·佩纳·加切吉(Luis Pena Ganchegui)合作完成,它是三座大型钢雕塑,状若铁钳,每件重达10吨,深深嵌在从坎塔布里亚海升起的天然岩石中,其面向大海、搏击风浪的豪迈之姿,永远吸引着前来参观的人群。

从艺术市场的信息看,2006年,奇里达经典雕塑《谣传的限制》(1961)在伦敦以超出估价两倍的200万英镑价格卖给一位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收藏家。2001年,他的耐候钢雕塑《寻找光线4号》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以410万英镑价格售出。当然,奇里达的大多数在地性作品是无法被个人收藏的,因为它们已经成为城市或乡村景观的一部分,这些位于广阔空间中的巨大雕塑,传达出德里达特有的对自然的理解和尊敬,其刚硬、执拗和坚忍的气质,正如研究者说的“在人类艺术史中并不多见”,奇里达自己说,“我的作品是对重力的反抗”。

(原标题:海天巨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