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主页 > gowin趣胜娱 >

“创业不就是选最难的事情干吗?”——新华社

2017-07-28 来源:未知 编辑:the weeknd

新华网北京7月26日电(记者涂铭 郭宇靖 阳娜)25日,摩拜单车宣布正式进入意大利,并将于8月初正式在佛罗伦萨和米兰投入运营,每座城市初步计划投放约4000辆单车。这家成立仅2年、估值就已达2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最近“动作频频”,发展势头强劲。从第一辆共享单车上线,到成为融资动辄数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摩拜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新华社记者日前走进摩拜单车,对话创始人胡玮炜,畅谈这个年轻“独角兽”背后的故事。

“要相信科技的力量并勇于探索”

新华社记者:作为创业者,您对这个身份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胡玮炜:科技给生活带来了巨大变化,我有三点感受。第一,要相信科技的力量并勇于探索,探索技术的边界,去做出最好的产品,和科技创新做朋友。第二,做一件事情时要尽量回归到这件事情的本质,和时间做朋友,因为只有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事情,才是一件真正有价值的事情。第三,要做一件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社会才会回馈真正最美好的东西。

这三点是摩拜一直坚持的,我们也因此获益颇多。今年4月是共享单车正式进入城市一周年,我们调取了第一辆投入运营的摩拜单车运营数据,数据显示这辆车无故障运营了365天,被1975个人骑行了2021次,奔跑了4850公里。像这样可靠的共享单车,摩拜在中国、新加坡、英国等100个城市有500多万辆,每天骑行超过2500万人次。之所以有这样的效果,与摩拜坚持用科技和创新打造产品的理念密不可分。

“当你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时,要想办法执行到位”

新华社记者:在您看来,摩拜发展如此迅速的原因是什么?

胡玮炜:这基于两方面原因,即公司执行力和创业大环境。第一,现在中国创新创业的整个氛围比较好,无论是环境还是舆论都非常支持创新创业。中国移动互联网创新发展已经是世界领先的,而制造业发展到这个阶段也已经进入了可以重新创新、创造的过程。另外,从个人角度来说,当你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时,要想办法执行到位,要是执行不到位,那好的想法也是没有意义的。

“回归到事情的本质,就是怎么样让出行、生活更好”

新华社记者:为什么判断会出现“重新回到自行车网络发展”这样的变化?

胡玮炜:上个世纪80年代北京整个交通出行中自行车占到60%以上,而在过去发展四轮汽车的经历里自行车的出行比例降到10%以下。其实欧洲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先是发展汽车,然后自行车比例下降,后来自行车又重新回归,占到了30%。所以,今天从价值观来说,大家都在回归到事情的本质,就是怎么样让出行、生活更好,大家更加注重生活质量的提升这个本质问题。比如,骑自行车出行生活是不是会更加美好、更加健康。从技术上,移动支付技术广泛的推广、自行车产业的完整性和技术能力,都为摩拜走到今天给了很大的支持。

我们也很欣喜地看到了一些数据,体现摩拜如何实现骑行改变城市。4月清华同衡联合摩拜发布的《2017年共享单车与城市发展白皮书》中显示,摩拜单车运营的一年里,摩拜用户骑行累积里程超过25万公里,节约了54万吨碳排放,相当于节省了17万吨小汽车一年的碳排放量。自行车的出行比例翻番,从5.5%上升到11.2%。

“在政府层面需要出台一些统一的标准”

新华社记者:摩拜两年来的发展过程中有遇到哪些问题?

胡玮炜:共享单车的发展对城市建设提出了要求,比如自行车道、自行车停放空间、汽车与自行车的距离等。我们是个全新的模式,会遇到很多空白点。虽然在法律层面没有问题,但真正解决问题的角度又有很多争议,需要政府用创新的态度去面对这样的事情。

共享单车这件事,政府大面上是支持的,有很强的社会效应。为此,在政府层面需要出台一些统一的标准,应该是中央层面的统一标准。因为互联网公司就是全球一个标准进行发展,如果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标准,上百个城市就是上百个标准,这对于我们是很复杂的。

新华社记者:摩拜单车如何跟全国各地的交通系统融合?

胡玮炜:我们现在非常积极与政府合作,成立了城市开放数据的研究院,为城市建设规划提供更好的支持。摩拜单车有很强的社会效益,现在已经成为第三大城市出行交通工具,以成都为例,成都地铁每天有200多万出行人次,而摩拜每天的出行已达到300多万人次。未来,摩拜会做更多有利于提高整个城市公共管理效率的一些工作,让城市更绿色节能。

“押金数额是流动的,可以秒退”

新华社记者:如何回应社会反映的押金问题?

胡玮炜:其实押金这件事,从用户角度来看是比较健康的,就像去图书馆看一本书要交押金,做很多事都需要交押金,而且用户是可以秒退的。只要退过一两次就会有信任,不会质疑这个事。

相关部门应推出并执行具体标准。对于用户押金,我们把押金放在招商银行账户里一分都没用,也不会用,由银行监管。至于押金规模,这是不确定的,因为押金数额是流动的,可以秒退。而押金放在那里实际也是一种资源浪费,这是个留白,希望政府能在这方面给予我们一些意见。

“是做精品还是做‘垃圾’?”

新华社记者:怎么看北京、上海等地出台的关于共享单车管理的暂行办法?

胡玮炜: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地都把安装车载定位系统纳入办法中,这是按摩拜一直坚持做的事情。上海自行车协会做了一个建议标准,要求自行车3年报废,共享单车到底是应该3年强制报废还是强制免维护?对企业来说,3年强制报废容易做到,但免维护很难,这个门槛很高,但这又是带动我们制造业发展导向性的问题:是做精品还是做“垃圾”?

与此同时,对于共享单车,我们不把普通自行车纳入共享单车是有原因的。作为一个全新的细分品类,共享单车要满足很多特点,比如稳定性,不能完全靠补充新车来服务大家,或者不能因为没有补充新车,结果路上70%至80%的车都是坏的。在人工管理上,一些共享单车企业是一个人管理50辆车,按在全国投放数百万辆车来算,需要几万人来管理自行车,这是我们想看到的吗?对此,我们有人工智能系统进行后台管理。

“我们比政府更担心过度投放”

新华社记者:摩拜如何进行车辆投放管理,数量会一直递增吗?

胡玮炜:其实我们每天在每个城市都有数据追踪,根据城市的真实需求,科学合理地投放。说实话,我们比政府更担心过度投放,这对于公司来说是资源浪费,而且是很高的成本。但如果我们的车辆投放下去,增长非常健康,那我们会继续投。投放到某个临界点,看到它已经不增长了,那我们会停止投放。原则是不断提高效率,进行科学决策。

现在已经进入行业“下半场”了,大家可以看到未来会有很多变化,这个变化在于:精细化运营、技术驱动、智能化变得越来越重要。你不可能雇几万人来修车。

“创业还是要保持适当的焦虑”

新华社记者:摩拜单车发展这么快,会不会有些害怕?

胡玮炜:我预期发展会很快,但没有想到这么快,有一部分不在预期范围。我认为,创业还是要保持适当的焦虑,如果什么都不怕、不焦虑,那就不是创业了。

对于未来的发展,未知和已知都有。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如果什么东西都很清楚了,不会是真的,很多东西都在动态变化。对于创业公司,很多人都说只能看到未来3个月和未来10年的事情,我们认为,如果是未来3个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把共享单车做得更好、服务和体验做得更好,让更多人能享受到这个服务,让大家体会到智能物联网方法带来的便利。至于未来10年,交通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就会变得很有意思了。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现在还在讲道路交通给自行车的空间不够。如果未来10年真的是无人驾驶,可能道路空间是过剩的。我想象,10年后公共交通与各种交通打通、无缝连接等有着很多种可能性。

“信用机制越完整,发展共享经济会越顺畅”

新华社记者:如何看待共享单车等共享经济与社会诚信之间的关系?

胡玮炜:我们非常希望诚信机制能够相互打通。共享经济的基础是信用机制,但是考核维度不一样,过去都是从金融数字的维度来考核,而摩拜的信用机制有多种纬度,有德、行的角度,用“脚”投票,而不是用“钱”来投票的。一个社会的信用机制越完整,发展共享经济会越顺畅。

未来将有很多可能性,比如信用分达到多少就免押金,这个有很多可能,可以探讨,但目前还没有到那一步。

新华社记者:摩拜在国际化方面具体策略是怎样的?

胡玮炜:摩拜做海外市场非常稳扎稳打,因为我们认为,在海外不是把车扔到马路、学校就可以解决问题的,我们要去看当地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产品,适合什么样的场景去运营。接下来的几个月,可以逐步看到我们在海外运行的成果。目前,摩拜海外运营的城市有新加坡和英国的曼彻斯特。

“最重要的是怎么去执行,将想法落地”

新华社记者:在您眼中,怎样的创业更能成功?

胡玮炜:我觉得,得回到本质去解决问题,就是你为谁解决了什么问题。首先这个需求不能是你伪造或想象出来的,一定是要被满足的需求。我决定要做摩拜单车的时候,去看公共自行车的市场调研数据。但如果仅凭数据,不能完全衡量这个结果。如果能衡量出一个结果,说明别人早就干完了;如果衡量不出这个结果,说明这中间有些突破点是别人突破不了的,那就看你能不能突破了。再比如,2015年的时候我们创业团队房租续不上,被停水停电,也没有动摇过,就想着要把这个产品做出来。

很多人都有好的想法,但最重要的是怎么去执行,将想法落地。我常常跟我的团队说,不是你的想法错了,而是你没有执行到位。创业很难,但创业不就是选最难的事情干吗?(完)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